bob的首页

广东农村“污水革命”AB面③奇葩!污水处理池“闲”到“生蛋”
发布时间:2022-04-19 20:04:42 来源:bob的首页 作者:bobty登录入口

  原创 王磊 黄博超 等 南方农村报污水处理池被占用于养鹅,人工湿地上的植物多半枯死,进水口没有污水流入,出水口成为蛋窝,村干部也搞不清楚建成的污水处理设施是否能正常使用……这略带“魔幻”的一幕发生在云浮市郁南县桂圩镇岗罗村大邦自然村。云浮市郁南县桂圩镇岗罗村大邦自然村污水处理池成了鹅圈,出水口成了“蛋窝”。

  管护是做好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后半篇文章”的关键。南方农村报记者走访广东多地发现,有些地方未雨绸缪,通过明确管护主体、强化资金保障,实现农村污水处理设施专业化管理运营;但也有部分地方存在管护责任主体不明确、管护不当、设施建成“晒太阳”的现象。

  做好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管护工作,责任主体和资金是关键。不少基层干部和群众正是担心后续管护问题,而对污水治理工作持观望态度。广东部分地方通过建章立制、明晰主体,给基层吃下了“定心丸”。

  2020年12月,江门市城管、环保、水利、农业农村四部门联合发布文件,要求各市区(区)根据实际,建立”4个一”管理模式,即:一市(区)一标准、一镇一团队、一村一个人、一村一台账。以市(区)或镇(街)为单位,选择专业运维单位管理或“专业运维单位+村日常管理”相结合等方式,确保建好的污水处理及收集设施有人管、管得好、管到位,并提出各市(区)政府要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营经费列入年度预算。

  今年3月,江门台山市率先出台《台山市水利局关于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营监督管理办法》,明确按照“属地负责、分级管理”的原则,农污设施全部由专业运营管理单位负责运营,政府方主要负责运营监管,各镇(街)政府(办事处)是责任主体。该市还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管理工作考核情况纳入河长制年度考评。市水利局作为监督主体,每半年需对全市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情况进行一次抽查,抽查数量不少于总数的10%;镇政府要建立落实驻村干部开展日常运行维护巡查检查,同时建立信息报送制度。揭东区锡场镇潭王村负责管护污水处理设施的村干部在清理出水口。

  珠海市斗门区出台了工作方案、管理办法、考核细则等多项规范性文件,建立全区农村污水治理统一规划、统一监督、统一运营、统一付费的管理体系,农村污水处理站和配套管网由企业统一运维。

  为解决管护资金问题,建立长效机制,惠州市惠阳区沙田镇全面推行农村污水处理收费制度,居民每用1吨自来水,需交纳0.5元的排污费。沙田镇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全镇每月能够收取45万元左右的排污费,不足部分由镇政府自筹。

  惠东县多祝镇建有55座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其中有动力的30座,无动力的25座。该镇通过政府采购确定一家环保公司负责所有设施的运营管护。对于污水处理设施运行产生的电费,由各村交付后,镇政府返还。多祝镇每年在农村污水处理设施运营管护方面的支出接近100万元,全部由镇政府承担。

  惠城区和龙门县均通过县(区)职能部门统一委托第三方,负责运营管护全县农村污水处理设施。不同之处在于,惠城区乡镇(街)一级无需承担费用,龙门县各乡镇(街)一级需向县上交管护费用,即每年每座有动力设施2万元,无动力设施1万元。澄海区莲上镇涂城村一户农户缴纳污水处理费的单据。

  茂名信宜市以省定贫困村为试点,探索建立长效管护机制。茂名市生态环境局信宜分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陶颢介绍,该市今年初出台奖补方案,按设施类型、处理量分档奖补,年度奖补金额合计49.16万元,由市政府统筹解决。信宜市环保和农业农村部门年底将对纳入奖补范围的项目进行现场查验。

  记者走访发现,封开、台山等多地采用PPP模式建造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合同期30年,除去2-3年的建设期,PPP项目建设公司还需负责农污设施的运营管护,直至合同期满。“企业有经费、有队伍、有专业,由他们负责管护更合适。主管部门重在加强监管,各司其职。”台山市水利局副局长赵虎章说。封开县污水处理池引入智慧水务系统,有效提高运维效率

  封开县生活污水处理全县捆绑PPP项目包括11座镇级污水处理厂、16个镇区的排污管网和630座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相距车程最近几分钟,最远2个多小时,点多面广、运维难度大。为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项目承建方中能建南方建投(封开)环保投资有限公司引进了智慧水务系统。该系统可在线监测站点、泵站、镇区污水处理厂及农村污水处理设施系统,运营人员可随时随地利用“污水行业传感一张网”, 通过互联网或手机APP 实现对乡村污水设施全天候数据综合监控、设备性能及系统故障的日常检测与运维。“项目管理实现智能化,有效提高了运营维护效率。”该公司相关负责人王工说。

  云浮市新兴县也拟采用政府购买服务方式,选择第三方专业公司以专业的工程技术团队对全县镇村两级生活污水处理设施项目进行统一托管运营。据测算,全县镇、村两级生活污水处理设施项目年运维费约需1000万元,其中11座镇级生活污水处理设施项目年运营费用预计约563万元,村级生活污水处理设施项目年运营费预计约430多万元。

  记者走访也发现,广东部分地区并未建立起有效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管护机制,导致设施问题多发,甚至出现“晒太阳”现象,个别地方竟有近四分之一的污水处理设施未能完全发挥作用。

  郁南县岗罗村大邦自然村是郁南县较早创建的生态文明村,全村130多户约600人,农房依山而建,居住集中。今年5月底,南方农村报记者在大邦村入口处的池塘边发现一座污水处理设施。该处设施完工于2016年7月,采用的是污水厌氧水解酸化处理工艺,污水经过厌氧处理后流到人工湿地,利用湿地植物分解、吸附及拦截作用降低污水中的有机污染物。郁南县桂圩镇岗罗村大邦自然村的人工湿地植物多半枯萎,污水处理池变成鹅圈

  然而,记者却看到人工湿地上的美人蕉等植物多数已枯死,有村民在污水处理池上方搭建了一个简易铁棚,用于养鹅,还放置了不少用于盛放饲料和水的盆、桶等工具,地面堆积了一层厚厚的粪便;处理池进水口没有污水流入,出水口的漕池内藏着多枚蛋,俨然成为蛋窝。“看不出也无法判断污水池是否在运转。”大邦自然村小组长黎叔说。

  郁南县建城镇东一村梅花营自然村的污水处理池也在“晒太阳”。东一村村支书黄炳炎告诉记者,梅花营的污水处理池于2015年建成,但受地理位置影响,几乎每年都被水淹。排污管道被水浸泡后出现损坏,导致污水严重渗漏。2018年,该村曾组织维修过一次,但好景不长,很快又出现故障。如今,处理池的进水口基本没有污水流入。郁南县建城镇东一村梅花营自然村,污水处理池植物大片干枯

  茂名市茂南区公馆镇河之口村车田坡、新成等自然村的污水处理池建成后,缺乏管控,导致人工湿地内的植物枯死,黑色污水裸露在外,散发臭味,影响周围村民生产生活。“没建污水池之前,村内没有明显污水;建好后,污水池排出的水反而污染了旁边的鱼塘,导致周围农田无法灌溉。”车田坡自然村的多位村民纷纷表示不满。茂南区公馆镇河之口村车田坡自然村污水污染成片鱼塘

  事实上,郁南、阳春等地曾要求各镇、村负责农村生活污水设施的管护,但许多镇村财力有限、缺乏专业队伍,管护成为“空谈”。

  今年4月,阳春市陂面镇滩头村的污水井由于下大雨出现倒灌现象。黑色的污水源源不断地从村内8个沉沙井中冒出,顺着雨水漫流到农房四周,村内便利店附近的十余户村民受到影响。事实上,2020年二三月份,滩头村就发生过一次污水倒灌,原因是管道被垃圾堵塞。“沉沙井要定期清淤,否则容易出现泥沙淤积。从此次情况来看,村内没有做好后期管护清淤工作。”负责该村污水治理工程设计的项目负责人说。阳春市陂面镇滩口村堵塞的沉沙井

  阳江市生态环境局阳春分局实地核查了1340个农村生活污水设施,发现能完全发挥效果的只有1007个。存在问题的设施中有24个非正常使用,41个污泥淤积,87个管网破损,此外,部分自然村实际常住人口少,设施闲置。“管护主体是村委会,但实际上并没有专项资金投入。无专人、无资金维护是最大问题。”阳春市岗美镇副镇长陈永立说。

  云浮市生态环境局郁南分局副局长严辉武告诉记者,2015-2017年,郁南全县打造了110座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示范点,采用的是无动力厌氧技术,建成后由村委会管理,但部分村限于财力、技术,管护效果并不好。该县曾计划将这110座处理设施移交给第三方公司运营,但“许多污水处理池管理不到位、工艺差,或被人为破坏,问题较多,公司不愿接手。”德庆县新圩镇历麻村丽岸自然村污水处理池植物被水浸泡

  肇庆市德庆县新圩镇历麻村丽岸自然村污水处理池的整个人工湿地被水浸泡,种植的美人蕉等植物被杂草环绕,处理池外围的沟渠内满是污水和淤泥,水体发黑发臭。历麻村支部书记聂汉森介绍,该村9个自然村均建造了污水处理池,由村委会管护。“每月要请人清理淤泥、垃圾,维修管道等,一年管护费用至少2万多元。”而该村集体收入一年只有6万元,还要负担保洁、绿化等管护,聂汉森坦言,“村委负担重、压力大,吃不消。”

  原标题:《广东农村“污水革命”AB面③奇葩!污水处理池“闲”到“生蛋”》